Friday, August 05, 2005

對一則有關少數族裔消息的解讀

對一則有關少數族裔消息的解讀

--------------------------------------------------------------------------------

2005-07-29
李牧

近日從媒體上閱讀到一篇消息,有關渥京處理少數族裔歷史上所受的歧視。消息經過採編處理,不是政府公文原本,但想來其中幾件基本事實還是清楚的,依這些事實進行解讀應無問題。

基本事實如下:加拿大政府於1988年向二戰中受迫害的日裔賠款,總額四億多。加拿大政府1994年決定不向華裔、烏克蘭裔、意大利裔、錫克裔、德裔和猶太裔社區個人做出賠償。2004年,聯邦政府宣布,加國日裔賠償案是惟一獨特的案例,聯邦政府已經同意終止賠償。政府希望將力量集中在防止虐待和歧視的再次發生。

解讀之一:歷史的舊帳。以筆者對加國歷史的了解,這是一個少有血火紀錄的國家。但從這條消息,驚異地發現,加拿大居然有這麼多受過迫害的人。華裔、烏克蘭裔、意大利裔、錫克裔、德裔和猶太裔,如果再加上曾經受歧視的黑人、受虐待的印第安人和多少年爭取獨立的法裔,加拿大還有幾個無歷史積怨的族裔?更讓人不舒服的是,除了日裔,這些少數族裔的團體到今天還在不斷努力,可見歷史的舊傷並未平復。

解讀之二:政府的決定。“不對……族裔社區個人做出賠償”、“日裔賠償是惟一獨特案例”。加拿大是個民主法制的國家,政府做出決定並將其宣布出來,至少有兩點是無疑問的:一、政府被授權這樣做。二、政府決定符合程序。新聞報道沒有披露政府依照什麼法律和程序做出決定,這應該是媒體編發稿件有所側重。政府發出的任何一張小額罰單,都會說明依據的法條和受罰者的訴權,想來這麼重大的決定,一定有根有據。

解讀之三:政府的任務。“政府希望將力量集中在防止虐待和歧視的再次發生”。這句話清清楚楚,政府的力量集中在“再次發生”,不是處理歷史舊帳。筆者也愚魯,放眼今天環球,包括被美國封為“邪惡軸心”的那幾個國家,任何一國之政府,全部任務就是為國民服務,讓國民過上富足而有尊嚴的生活。這些國家政府做得好不好,其政權合法性如何,都不能否定這些國家政府的基本職能。偏偏加拿大政府需要公開強調,自己“將力量集中在防止虐待和歧視的再次發生”,加拿大政府怎麼啦?在做出這個重大決定之前,政府力量集中在什麼問題上?

解讀之四:少數族裔社團對不對。把這條消息粗粗一讀,一個很重要的信息,是少數族裔社團一直再要求政府賠償。他們這麼沒完沒了地要求下去,有沒有道理?

解讀了半天,發現解讀出一堆問題而不是答案。惟有一件事是清楚的,就是這個世界上解決復雜糾紛,如果協商無效,最佳途徑是公平的審判。原告被告到場,激烈辯論的庭審,判決結果各方接受,終審判決生效。“決定”,很少有效力持久的。今天“決定”的,可能明天也可能十年後被推翻,隻有做出決定的人,遺留下持久的笑柄。

少數族裔要求平反歷史冤案 渥京面臨賠償危機

少數族裔要求平反歷史冤案 渥京面臨賠償危機

--------------------------------------------------------------------------------

2005-07-20
環球華報黃運榮

由於少數族裔團體一直要求平反歷史上所受到的不平等種族歧視,聯邦政府正面臨著因賠償而引致的財政危機,《溫尼伯格自由日報》(Winnipeg Free Press)一篇發自渥太華的報道這樣說。

該報通過“資訊自由法”(the 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而獲得的資料顯示,渥太華正遭受來自少數族裔要求賠償的壓力。這些少數族裔包括華裔、烏克蘭裔、俄羅斯裔、土耳其裔,以及門諾派教徒和耶和華見証者。

初步估計,聯邦政府共需要處理超過9萬宗賠償要求。

不過,資料顯示,聯邦政府已經決定不會象前總理麥朗尼在1988年那樣,向受害者個人作出賠償。當年,政府向加拿大日裔在二戰時所受到的不平待遇作出賠償,金額總值達4億2200萬元。

1994年,自由黨決定不會向包括華裔、烏克蘭裔、意大利裔、猶太裔、錫克裔和德裔社區的個人作出賠償。

2004年,聯邦傳統部向以渥太華為基地的研究學者魯賓(Ken Rubin)表示,“在聲明加國日裔賠償案件是唯一獨特的案例之後,聯邦政府已經同意終止賠償。政府也不會再得到為賠償給同類要求而下撥的財政款項。

除了詳細列出歷史上的冤案外,文件還陳述了聯邦政府努力糾正歷史錯誤的採用的不同方法,包括處理二戰加國日裔受虐、印第安人學校受虐生還者及一戰時因開小差而處決的加拿大士兵。

其中,文件還列出政府應該用何種詞語來致歉,包括“完全和無條件的道歉(fully and unqualified apology)”、“深感遺憾(profound regret)”、“深切悲哀(deep sorrow)”及僅僅表示“承認歷史上的事實(recognition of historical facts)”。

文件指出,政府希望將力量集中在防止虐待和歧視的再次發生。

該報同時報道,在周一的採訪中,聯邦多元文化國務部長陳卓愉表示,這份潛在賠償要求的名單,是為渥太華可能與不同少數族裔團體商討時准備的。

“當人們設法要求賠償時,了解這對政府意味著什麼,是政府的責任。”陳卓愉說,“一旦你留意到政府可能會承擔沒完沒了的控告時,你毫無疑問地會小心行事。”

聯邦設小組謀對策.解決南亞裔青年暴力問題

聯邦設小組謀對策.解決南亞裔青年暴力問題

本報記者郭希寧報道

聯邦多元文化國務部長陳卓愉昨日宣布,提名10名南亞裔人士,組成專責小組,統籌策畫解決南亞裔青年暴力問題。

陳卓愉表示,過去10年來,已經有80多個南亞裔青年在暴力事件中喪生。所以成立這個「南亞裔青年暴力社區專責小組」(Group of Ten: Integrated Community Response to South-Asian Youth Violence)很有必要。為此聯邦政府已經諮詢過社區、地方政府、關注團體,聽取到許多極好的意見。

為了落實這些寶貴意見,現在必須採取步驟,和社區及地方政府一起,對南亞裔青年暴力問題提出對策。這個專責小組將集思廣益,就治理南亞裔青年暴力問題,向政府提出行之有效的建議。

本身是印度裔的衛生部長杜新志(Ujjal Dosanjh)稱讚小組的成立是解決上述問題的一大進展。因為小組綜合社區提出的建議,反過來將成為社區防止青年暴力的利器。

小組由5男5女南亞裔人士組成,成員包括青年、家庭及婦女問題顧問、教師、印度裔社團資深負責人、社會服務項目負責人、南亞社區幫會問題專家、皇家騎警警官、懲教官員等


中國仍是移民最大來源地.英美人士移居加國大增

本報記者崔源明報道

加拿大移民部公布過去10年抵達的永久居民及臨時居民統計,最新的數據顯示,中國仍是移民來源地之首,5年來每年平均有3萬6千人抵達。香港及台灣移民去年合共3500人。而正在反恐的英、美人士樂於移民加國,增幅達15%至25%。 

據這份有122頁的「2004年移民總覽﹕數據及圖表」統計,去年有235,824名新移民到加拿大,其中按人數計,首7個來源國依次為中國(36,411人)、印度(25,569人)、菲律賓(13,301人)、巴基斯坦(12,796人)、美國(7,494人)、伊朗(6,063人)和英國(6,058人)。其中美國增幅較前一年多25%,英國亦多了15%。無獨有偶,美英兩個國家都在反恐。

另外,法國移民,10年來首次衝破5,000人,增幅亦有兩成多。  

統計反映,多個地方在政治局勢平定後,移民便大幅減少。香港人移民加國的熱潮,在1995至1997年間達至最頂峰,之後一直下滑,在2004年僅1544人,連續四年不足2千人到加。台灣亦從1996、1997年的1萬3千多人的頂點,一直減少,3年來均不足2千人,去年只有1992人移民來加﹔至於90年代不少來自前南斯拉夫和波斯尼亞的移民,近兩年人數亦迅速下滑。

父母及祖父母團聚移民的個案,批出及抵達的只有12,732宗,較前三年平均2萬宗,少了40%﹔配偶團聚則好得多,多了5千對配偶重聚,達4萬4千宗。  

在2004年有近10萬宗難民申請個案,巴基斯坦、墨西哥、中國、哥倫比亞、斯里蘭卡、印度和哥斯達尼加為首七個主要的來源地,個案由約3千至8千宗不等,除了墨西哥和加斯達尼加有增加外,其他國家的難民申請個案均較前一年減少。

聯邦移民部發言人巴蒂斯頓(Angela Battiston)指出,加拿大政府是聯合國人權公約簽署國。每年聯合國人權專員公署推薦一批公約難民,由加拿大接收,加國政府的當地辦事處會發出永久簽證,並讓公約難民在加國定居,首年並會提供經濟援助,令其學語言及轉介社區機構找工作。 

據最新的統計數據顯示,2004年有7411名政府資助的公約難民,而去年私人贊助的公約難民亦有3115名,兩者與過去10年來贊助的公約難民人數相若。 


防止南亞裔青少年暴力小組成立


【本報記者吳祥光溫哥華報導】為防止印度裔青少年暴力事件衝擊社區,聯邦多元文化國務部長陳卓愉、衛生部長杜新志昨日共同宣布,一個由10名社區人士組成的「南亞裔青年暴力社區聯合回應小組」(Integrated Community Response to South-Asian YouthViolence),將啟動運作,盼統籌及推動未來的全方位行動計畫。
在溫市區聯邦政府大廈舉行的記者會中,陳卓愉表示,近年來南亞裔青少年暴力事件頻傳,造成至少約人死亡,受害者家庭和族裔社區蒙受打擊,政府和社區責無旁貸,絕不能坐視,必須採取行動,盼能還給社區一個祥和、安全的環境。

陳卓愉表示,聯邦祖裔部2003年發布一份報告顯示,大溫哥華地區印度裔青年涉及暴力事件和有組織犯罪刑案的問題日趨嚴重,建議政府和相關單位採取聯合行動計畫,以避免問題進一步惡化。

鑑於大溫地區印度裔青少年暴力行為升高,背後有複雜的社會和家庭成因,陳卓愉指出,聯邦政府認為須結合社區各界力量,共同打擊暴力歪風。

陳卓愉表示,十人小組成立後將定期集會,共商落實防範暴力擴散及社區宣導的行動計畫,政府將是該小組的後盾,希望更有效地推動一套全方位防止印裔青年暴力的策略。

杜新志表示,聯邦政府非常關切大溫地區印度裔青年捲入暴力事件的社會治安問題,目前已經列入優先處理的計畫目標之一。

他指出,渥京贊助成立「南亞裔青年暴力社區聯合回應小組」的計畫,已獲得卑詩省檢察廳及多元文化廳長歐博理(Wally Oppal)的全力支持。

「南亞裔青年暴力社區聯合回應小組」10名成員來自大溫地區各界,其中有學者、教師、家庭輔導員、監獄保釋官、衛生局社區聯絡員、前印裔加人全國協會溫哥華分會主席等。

Wednesday, July 20, 2005

少數族裔要求平反歷史冤案 渥京面臨賠償危機

少數族裔要求平反歷史冤案 渥京面臨賠償危機

--------------------------------------------------------------------------------

2005-07-20
環球華報黃運榮

由於少數族裔團體一直要求平反歷史上所受到的不平等種族歧視,聯邦政府正面臨著因賠償而引致的財政危機,《溫尼伯格自由日報》(Winnipeg Free Press)一篇發自渥太華的報道這樣說。

該報通過“資訊自由法”(the 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而獲得的資料顯示,渥太華正遭受來自少數族裔要求賠償的壓力。這些少數族裔包括華裔、烏克蘭裔、俄羅斯裔、土耳其裔,以及門諾派教徒和耶和華見証者。

初步估計,聯邦政府共需要處理超過9萬宗賠償要求。

不過,資料顯示,聯邦政府已經決定不會象前總理麥朗尼在1988年那樣,向受害者個人作出賠償。當年,政府向加拿大日裔在二戰時所受到的不平待遇作出賠償,金額總值達4億2200萬元。

1994年,自由黨決定不會向包括華裔、烏克蘭裔、意大利裔、猶太裔、錫克裔和德裔社區的個人作出賠償。

2004年,聯邦傳統部向以渥太華為基地的研究學者魯賓(Ken Rubin)表示,“在聲明加國日裔賠償案件是唯一獨特的案例之後,聯邦政府已經同意終止賠償。政府也不會再得到為賠償給同類要求而下撥的財政款項。

除了詳細列出歷史上的冤案外,文件還陳述了聯邦政府努力糾正歷史錯誤的採用的不同方法,包括處理二戰加國日裔受虐、印第安人學校受虐生還者及一戰時因開小差而處決的加拿大士兵。

其中,文件還列出政府應該用何種詞語來致歉,包括“完全和無條件的道歉(fully and unqualified apology)”、“深感遺憾(profound regret)”、“深切悲哀(deep sorrow)”及僅僅表示“承認歷史上的事實(recognition of historical facts)”。

文件指出,政府希望將力量集中在防止虐待和歧視的再次發生。

該報同時報道,在周一的採訪中,聯邦多元文化國務部長陳卓愉表示,這份潛在賠償要求的名單,是為渥太華可能與不同少數族裔團體商討時准備的。

“當人們設法要求賠償時,了解這對政府意味著什麼,是政府的責任。”陳卓愉說,“一旦你留意到政府可能會承擔沒完沒了的控告時,你毫無疑問地會小心行事。”

Monday, July 04, 2005

给远方的爱人

也许是季节的缘故,你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一遍又一遍地想起我们从陌生人
到相识到熟知到今天的每一幅画面,第一次见面时你可笑的发型,想起第一次喝咖
啡时我的无礼,想起我第一次伸手帮你整理头发时的犹豫,想起在停车场上不敢正
视你的眼睛愈走还留的挣扎,想起第一次亲吻你时的快乐天堂。。。当然还有每一
次等你电话的心烦意乱,当然还有每一次的惹你生气后我的后悔。

每一见面都是难忘,每一见面都是太短促,每一次见面都是

认识你,爱上你是我的短暂人生最大的收获


纷乱人世间,除了你,一切都是繁华背景,这场戏用生命演下去,付出的难得有这
番约定,这段情只对你和我有意义


这个世界,真正能够让我伤心的只有你,因为全世界这么多人我最在乎你。

也许有一天种种往事已成过眼云烟,也许聚了有散了, 我的电话都会为你而

真正能伤害你的,只有你付出感情的人

我很乖,真的很乖,

Tuesday, May 31, 2005

卓愉:少數政府雖難為 政策不延宕

卓愉:少數政府雖難為 政策不延宕
【列治文訊】聯邦多元文化國務部長陳卓愉(Raymond Chan)在一項媒體訪談中表示,自由黨目前雖以少數執政,在法案上迭遭在野黨前後掣肘,但仍將一秉勤謹敬事的態度,盡力推動加國亟需的各項社會建設,帶領朝野各黨共同為民眾謀福利。
陳卓愉笑稱,加國人民如誤以為渥京目前充滿懸疑、爭議和醜聞,其實是情有可原,只要稍加翻閱報章雜誌即可發現,頭條不是高墨瑞法官調查聯邦贊助案、就是史莊娜(Belinda Stronach)脫黨跳槽;不是自由黨涉嫌「誘降」格里華(Gurmant Grewal)遭錄音,就是卡德曼如何在萬眾驚呼下,投下「底定江山」的一票。
他說,這些都是精彩戲劇的好題材,但不是賢良政治的好樣板。保守黨緊咬聯邦贊助案窮追猛打,其目的只是為爭奪執政權,對各項攸關民生的政策議題,保守黨卻都缺乏明確一貫的立場。譬如兒童看護、京都議定書、同性婚姻等,保守黨原先都持反對立場,現在卻為選票考量,又都改口說支持。
其中,又以同性婚姻法案,保守黨反覆的立場與說辭,最教人匪夷所思。陳卓愉指出,同性合法結婚已是加國法律所承認的事實,聯邦政府不過是透過C-38法案,將最高法院確認的既定事實,行諸聯邦法律條文,目的在尋求全國一致性,以彌平無謂爭議。
保守黨卻偏偏祭出「同性結合」(same-sex union)一詞,試圖和一男一女結合的「傳統婚姻」作區別,說穿了不過是「換湯不換藥」,除了名稱上有所不同,實質上卻毫無差異,完全看不出保守黨大費周章,所為何來?
陳卓愉說,低陸平原地區100家華人教會中,有97家仍誓言反對「同性結合」,保守黨企圖以不同名稱掩人耳目、瞞天過海,其實還不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強調說:「雖然我個人反對同性婚姻,但我支持國會開誠布公、察納雅言,即使一時不能達成共識、起碼要能集思廣益、從長計議,所以我仍投票支持C-38法案交付二讀。」
陳卓愉認為,國會如果提早改選,對魁省地區的自由黨議員最不公平,因為他們有超過半數會落選,問題是他們和贊助案毫無干係,要他們作他人的代罪羔羊,豈不是顛倒是非?何況多數的加國民眾,並不希望今春就進行改選。
至於和新民主黨組成策略聯盟,計畫新增的45億元社安預算中,有15億元是投入專上教育經費;基建經費中有6億元,是為補助大溫地區興建「列治文-機場-溫哥華」的捷運線(RAV),反對黨百般阻撓豈不是有違民意?